这个老男人,这么包容她,宠着她。dcshuwu.com

  从开始到现在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对她的好真的是没话说的。

  顾随意抿了抿唇,心里已经软了,小嘴儿还嘴硬着呢:

  “你以为我想这么对你,我请你进来我家了吗?我让你走了,你要是不喜欢,你可以马上走啊,我都不想看到你。”

  “真的不想看到我?撄”

  老男人眉眼沉了下来,靠近了她一点,声线低沉悦耳带着寒意。

  顾随意咬唇,就这样咬着嫩嫩粉唇,看哪儿都不看他偿。

  跟他犟着的脾气就这样上来了:“不看不看。你很帅吗?三十出头的老男人,哪儿有小鲜肉帅。”

  “小鲜肉?那些毛头小子有什么好?”

  傅长夜被她讲的话气笑,小猫儿比自己小了九岁,年龄是老男人偶尔想起来的痛:“小金主,你就是非得挑我不喜欢听的话说吗?非得气着我才开心?”

  顾随意抿唇冷哼:“你以为你是谁,我要故意气你。”

  混账,明明是他自己腆着脸要凑上来,怎么都推她身上。

  这锅她不背。

  傅长夜的额头青筋一跳,男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,对着这个小小女孩儿是一再打破自己的底线让着步。

  这么矜傲别扭的小猫儿让人怜爱,老男人要对着她发火还舍不得。

  他也没忘记,今天是来找小猫儿求和的。

  小猫儿脾气爆着呢,容易炸毛。

  吃软不吃硬,别扭又口是非,得顺她的毛。

  上门的男人没有发言权。

  客厅里几秒的沉默。

  气氛一时有些冷淡。

  来求和的男人还是得先让步,傅长夜似是叹了一口气,下一秒,他的大手把她一扯,把人扯到怀里来。

  顾随意被拉的这一下猝不及防,在沙发上跌入男人的怀里,小脑袋撞在男人的胸口。

  跌疼了,她要挣扎,要起来。

  离着男人这么近的距离。

  他的气息全方位地萦绕着她,小鼻尖轻轻一嗅都是男人成熟性感混着寡洌烟草味的独特味道。

  这味道像是会迷醉了人,一下子让她小脑袋有些晕眩,心跳也开始不规律起来。

  “傅……傅长夜,你放开我。”

  顾随意要从他的怀里逃开,她不要现在这样在他怀里被他蛊惑。

  挣扎两下,没有挣脱开,开始不安分地扭动着。

  男人却是不听,骨节分明的两只大手从她肩胛骨下方抄过去。

  “不管什么小鲜肉了。”他把人牢牢搂在怀里,略微一低头,看着小女孩的乌黑头发,低声道:

  “小金主,别乱动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  他的声音透着一股冷静和威严。

  不像刚从逗她时的语气,真的要开始和她谈话。

  顾随意不再挣扎了,小脑袋被迫贴靠在他线条坚硬的胸膛上,半响,她闷闷地问:“谈什么?”

  傅长夜说:“谈我们的以后。”

  顾随意抿了抿唇,没说话。

  傅长夜吻了吻她柔软的发丝,低声说:

  “小金主,你继母继姐对顾老爷子做的事情,唐卿宁跟我说了,老爷子的事情我不能说我没有错,毕竟我骗你在先,责任我也要付,现在这样情况,你能原谅我吗?”

  男人说完,等着小女孩儿的回答。

  等了许久,小女孩儿的脑袋一直埋在他的怀里,迟迟没有说话。

  男人感受胸口处衬衫传来的湿意,还有小女孩儿细细的呜咽声,她呜呜地哭了。

  小小声啜泣着,隐忍的让人听了会心碎的声音。

  “小金主……”傅长夜眉心一皱,低声爱怜地叫她,“别哭了。”

  小混蛋一哭,老男人这心一处就软了,想着赶紧儿哄人。

  刚刚那一股子威严都没有了,什么谈话都进行不下去。

  傅长夜的两只大手摁住她纤细的肩膀,要抬起她的小脸儿,拭去她脸上的泪水。

  听着她哭,男人舍不得。

  刚才死命地要挣扎离开老男人的禁锢,顾随意这时却是把脑袋抵在他的胸口上,埋着不肯起来。

  她呜咽着,语气不是很好:“傅长夜,你别管我。”

  男人两只大手摁住她纤细肩膀,动作温柔轻轻地把她从怀里剥离。

  她还不肯动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雪狼出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和风细雨爱如潮只为原作者钟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表并收藏雪狼出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