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颜儿清了清嗓子,不客气的数落道:“皇上的性格太过冷漠,太严厉,而且太霸道了,夫君应该温柔,体贴,善解人意,不对老婆耍酷,不让老婆吃醋,吵架先要让步,老婆揍我挺住。gkshuwu.comhttps://”

  百里御风额上滑下三条黑线,问:“老婆指的是?”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。

  洛颜儿解释道:“老婆就是妻子的意思。”

  “皇后会的新颖的词还真不少。这想法也是够大胆。”也只有她能说出这般让人匪夷所思之事吧!

  “这是好夫君的最新标配,皇上是不是做不到,那便证明你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公。”洛颜儿得意的挑挑眉。

  百里御风眼底闪过一抹坏坏的笑意,扯过她的手腕,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坐下,看着她,眼神暧昧道:“若是皇后可满足朕的需求,朕便做到皇后说的那些要求。”

  洛颜儿讨好一笑道:“皇上,咱们在谈正事呢!请别走神。好学生必须有好的注意力,身为一国之君也是如此,不可分神。”

  “在朕看来,与皇后之事才是正事。”声音低沉充满诱惑。

  洛颜儿觉得自己的心不自觉的加快跳动,这家伙的声音太好听了,绝对可让耳朵怀孕的那种声音。

  哎呀!不能走神,不能被诱惑,正事,正事:“皇上,臣妾与你说的事,你答不答应?”

  百里御风微点头道:“既然皇后对朕这般有信心,朕自然不会让皇后失望,朕准了,明日会与你大哥二哥说此事。”

  洛颜儿开心的笑了:“太好了。”

  “既然朕如此好,那今晚皇后是不是也可满足一下朕?”百里御风眸中盛着期待。

  洛颜儿吓得赶忙拒绝:“今晚不行,臣妾身子不方便。”

  “为何不方便?皇后生病了?”看着不像啊!

  洛颜儿羞红小脸道:“臣妾,臣妾的大姨妈来了?”

  “大姨妈?”百里御风不解:“是皇后的亲戚?”

  洛颜儿点头:“对。”

  “人在何处?”没见她宫里有陌生人。

  洛颜儿又害羞又觉得好笑,握起粉拳打了下他的胸口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种亲戚啦!是,是”古代人月事都是怎么说的,哦!知道了。

  “癸水,臣妾身上来癸水了。”洛颜儿害羞的解释。

  百里御风听了她的解释,也有些不好意思,轻咳声道:“皇后没有骗朕?”

  “这种事情,我怎么会骗你呢!你,你该不会是要验证吗?”洛颜儿一脸戒备的看向他。

  百里御风坏坏一笑道: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  “你,你,你不要脸。”洛颜儿想推开他逃走。

  结果却被他抱起朝大床走去。

  “百里御风,你放开我,我没骗你。唔唔”

  虽然不能要她,但吻吻总是可以的吧!

  百里御风今晚再次成功留宿在了凤安宫。

  次日,百里御风与洛璟宸和洛璟阳兄弟说了出宫私访让他们随行之事。

  兄弟二人得知妹妹也会与皇上一起去,立刻便答应了,他们很担心皇上与妹妹现在的关系,正好趁着这次机会,好好观察观察。

  虽然体察民情的日子定了,是三月初六,但具体去什么地方,却是保密的,只有这样,才能给当地官员来个措手不及,省得他们弄虚作假。

  兄弟二人回去之后与父母说了此事。

  母亲听了很开心:“皇上愿意带颜儿出宫,说明很在乎颜儿,而让你们兄弟二人随行,很看中你们,你们一定要好好保护皇上和颜儿的安全。”

  兄弟二人点点头:“是!”

  洛文渊担心道:“皇上为何要带颜儿出宫?还让你们兄弟二人随行,我担心这件事不简单?你们一定要小心。”

  洛璟阳不解的问:“爹爹为何这样说?难道皇上还能趁着体察民情的时候,除掉我们不成?”

  “即便不除掉你们,也定会考验你们是否忠心于他,所以你们一定要谨言慎行,好好保护颜儿,莫要让她出了什么意外,皇上心思向来深沉难测,你们一定要多留个心眼,言行举止都要小心谨慎。”洛文渊不放心的交待道。

  “父亲的嘱咐,孩儿记下了。”洛璟宸和洛璟阳异口同声道。

  现在他们对百里御风的确是有看法的,觉得废太子谋反是中了他的奸计。

  这件事很快洛文博也知道了,晚上将二人叫到了自己的书房。

  “大伯父。”二人恭敬的唤道。

  “璟宸,璟阳来了,快坐吧!”洛文博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。

  二人落座后,洛文博直接开门见山:“听说皇上这次微服出巡要你们兄弟二人随行,可是真的?”

  洛璟宸回道:“是真的,今日皇上将我们叫去御书房,便是说的此事。”

  洛文博故作担忧道:“伯父担心皇上叫你们跟着去,别有用心。”

  洛璟宸道:“父亲也这么说,所以嘱咐我们要小心,还要保护好颜儿。”

  洛文博叹口气道:“你们可知皇上是如何坐上这个皇位的?”

  洛璟宸和洛璟阳相视一眼道:“我们远在边关,不知京城发生了何事,还请大伯父相告。”

  “那你们相信太子会谋反吗?”洛文博又问。

  洛璟宸道:“我不相信,我与太子认识多年,他性格善良温和,绝不会做出谋反之事,定是有人陷害他。”

  洛璟阳也道:“我与哥的想法一样,以太子的性子,是绝不会谋反的,就算他不满先皇将颜儿赐婚给了七王爷,也绝不会做出谋反之事的。”

  兄弟二人离开京城去边关是一年多前的事,当时百里云畅还未被先皇后用禁术控制心智,所以他们没有见过太子被控制心智后的阴狠模样,所以不相信太子会谋反,才会觉得这一切都是百里御风的阴谋,毕竟这些年百里御风手握重兵,洛文博给他们灌输的七王爷的印象是不安王爷之位,有野心。

  洛文博见二人依旧相信太子,立刻从中怂恿挑拨道:“太子的确没有谋反之心,这一切都是七王爷陷害的,明明是他有谋反之心,故意让人放出风声,说那晚会带兵入宫,逼宫谋反,还说颜儿是妖女,因为她,让太子和七王爷兄弟失和,若是此女不除,将来定会给傲岳国带来更大的危害,到时他会在宫里,当着众将士的面,将颜儿杀了。

  太子如此在乎颜儿,怎会坐视不管,于是便带着人进宫去救颜儿,可这一切都是七王爷的阴谋,太子带着将士们进宫后,根本就没有见到七王爷的大军。

  而太子的大军进宫后,七王爷带着大军赶到,说太子有谋反之心,带着将士们与太子的大军交战起来。

  皇后娘娘得知此事,很生气,便去质问了雪贵妃。

  先皇怕皇上会伤害雪贵妃,便赶了过去。

  七王爷则早就在雪贵妃的住处外安排了杀手,故意朝自己的母亲射箭,皇上在乎雪贵妃,所以跑过去帮雪贵妃挡箭,深受重伤。”

  洛文博歇口气,痛心道:“这一切都是雪贵妃与儿子提前设计好的,目的就是陷害太子,杀害先皇谋得帝位。

  先皇被七王爷骗了,才会将先皇后关进京城外的行宫,将皇位传给了七王爷。

  事后七王爷将这一切罪行都算到了太子头上,将太子关进了天牢。

  这便是事情的真相,事发时,伯父在江南视察,所以才躲过了一劫,否则只怕也早就死在了七王爷的阴谋下。”

  “前些日子,我悄悄去行宫见了皇后娘娘,得知了这一切,也派人去证实了,事情的真相的确如此。

  所以你们千万不要被现在的皇上骗了,他才是那个大逆不道的谋反之人,他才是乱臣贼子。

  颜儿每天待在他身边,我真的很担心颜儿也会被他欺骗,被他迷惑。

  先皇去世前,见了颜儿,如今可号令三军的虎符并不在皇上手中,我怀疑先皇临终前给了颜儿,或许先皇临终前发现了端倪,觉得太子是被陷害的,但是那种情况下,太子大势已去,不管先皇是否将皇位传给七王爷,七王爷都会登基称帝的,为了确保太子和先皇后的性命,先皇让人将先皇后关进了宫外的行宫,若太子和先皇后真有谋反之心,皇上又怎会不杀他们呢!”

  洛璟宸和洛璟阳兄弟二人相视一眼,觉得伯父说的有道理。

  洛文博继续道:“先皇还让颜儿一定要做七王爷的皇后,先皇是希望颜儿能找机会救太子和先皇后。

  先皇虽然将皇位传给了七王爷,却没有将虎符给他,这说明什么?

  说明皇上并非真心要将皇位传给七王爷,只是大势所逼,不得不将皇位传给他。

  而虎符才是稳固地位的重要东西,先皇没有给七王爷,就是希望太子有一天能拿到虎符,重新夺回帝位,将真正的乱臣贼子百里御风杀了。

  虎符至今下落不明,皇上已经派人暗中寻找,也未寻到,所以他也猜测虎符在颜儿手中,才会在他登基后,没有杀了颜儿,封颜儿为皇后,对颜儿好,这一切不过都是假象,他的目的只是想从颜儿手中骗得虎符。

  你们这次跟着皇上微服私访,正好可趁此机会,劝说颜儿,将虎符拿出来,助太子东山再起,莫要被皇上欺骗。

  若是有机会,伯父希望你们能杀了百里御风,替先皇报仇,为民除害,将这个乱臣贼子除去,拨乱反正。”

  这才是洛文博让兄弟二人来的真正目的。

  洛璟阳听后气愤道:“七王爷向来诡计多端,城府极深,没想到为了皇位,竟做出弑父害兄的狠毒之事。”

  “先皇在位时,很是看中你们,封你们为大元帅,大将军,就是希望有一天你们能帮太子。或许是先皇早就意识到将来七王爷有谋反之心,而你们与太子向来走的近,所以才会将大军交到你们手中,希望你们能协助太子,守住皇位。

  将颜儿嫁给七王爷,想必也是为了监视七王爷的一举一动,先皇用心良苦,你们莫要辜负了先皇的一番用心。”洛文博继续给二人洗脑,因为他们手中有大军,谁能得到他们的支持,便有一半的胜算。

  他们二人与太子很熟,很了解太子是怎样的人,不知道这一年多发生的事,所以帮助太子的可能性是极大的。

  洛璟宸向来沉稳,听了大伯父的话后,恭敬道:“大伯父说的话,我们记下了,这次陪同皇上一同出巡,定会小心谨慎的观察皇上,若他真的是杀害先皇,陷害太子之人,我们定会为先皇报仇,帮太子洗脱冤屈。”

  洛文博满意的点点头:“好,伯父相信你们会做出正确的判断,一定不能忠心真正的乱臣贼子,而让先皇不能瞑目,让太子被世人唾弃。

  太子将你们视为他的好友,你们一定要帮他。

  百里御风登基之后,朝中大臣见太子大势已去,纷纷倒戈向皇上,所以能帮太子的人不多,而你们则是太子最信任之人。”

  洛璟阳是个很冲动的人,听了大伯父的一番讲述后,气愤道:“七王爷大逆不道,我们定会替天行道,趁着这次出巡,将他”

  “二弟。”洛璟宸及时开口阻止了弟弟的话,他知道弟弟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,他肯定想说将皇上杀了,这件事若是传到皇上耳中,定会招来灭门之祸,就算大伯父说的都是真的,如今七王爷已是皇上,也不能随便说出这种话。

  洛文博见状道:“璟阳,你的性子怎么还是这般冲动,你应该跟你大哥好好学学,说话做事要沉稳,就算心中有不满,也要克制住,免得在皇上面前露出破绽,反倒先给他找到除掉你们的借口。

  不过好在这次陪皇上出宫,有璟宸陪着你,伯父也可放心些。”

  不过心里则认为,洛璟宸太过稳重谨慎对他们来说不是好事,万一他派人去调查,查出事情不是自己说的这样,对他们很不利。

  而洛璟阳这种冲动的性格,对他们才是有利的,他们可以利用他的冲动,趁着这次的出巡,将百里御风杀了。

  可有洛璟宸在他身边,只怕难以激发出他冲动的性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爆笑王妃宠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和风细雨爱如潮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爆笑王妃宠翻天最新章节